我院党组成员、副院长杨辽受邀出席纪念张载诞辰1000周年暨关学高端论坛-陕西省社会科学院

媒体聚焦

您的位置:首页 - 科研资讯 - 媒体聚焦
我院党组成员、副院长杨辽受邀出席纪念张载诞辰1000周年暨关学高端论坛
发布时间:2020-10-26      作者:新西部网       访问量:1445次  分享到:

2020-10-26     新西部网

纪念张载诞辰1000周年暨关学高端论坛在西安举行

论坛会场

2020年10月25日上午,由西安文理学院主办,陕西省社会科学院《新西部》杂志社等单位协办的“纪念张载诞辰1000周年暨关学高端论坛”在西安文理学院关中书院举行。西安文理学院党委副书记、副校长李忠良致开幕辞,西安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廉宏伟、陕西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杨辽先后讲话。陈俊民、赵馥洁、丁为祥等著名关学研究专家,张载后人张召强、冯从吾后人冯冲、李二曲后人李刚、牛兆濂后人牛锐以及来自全省高校、研究机构的专家学者80余人参加了会议。

陕西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杨辽讲话

陕西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杨辽在讲话中指出,张载作为关学历史上的一面大旗,以其巨大的精神感染力以及独特的学说和学风,对明、清关学乃至宋元明清理学各派产生了重要的影响。张载精神所蕴含的重使命、崇道德、求实用、尚气节、贵兼容的优秀品质,也成为历代仁人志士广泛推崇的政治理念和精神追求。习近平总书记曾引用张载的“横渠四句”,激励当代知识分子自觉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做真善美的追求者和传播者,以深厚的学识修养赢得尊重,以高尚的人格魅力引领风气,在为祖国、为人民立德立言中成就自我、实现价值,这正是我们在张载诞辰千年之际深入研究张载学说、积极弘扬关学思想的现实意义之所在。

此次论坛以“传承关学精神,彰显文化自信”为主题,专家学者们围绕张载关学的学术思想、历史贡献、当代价值以及研究方法等进行了深入研讨,还对明代关学与周边学术的互动、关学家规家训、清代关学学派、乡约与乡土中国等内容进行了交流。

著名学者陈俊民教授做主旨发言

著名教授、当代关学研究启路人陈俊民先生向与会者分享了自己多年来关学研究的心得和方法。他说,关学研究方法不外经学、史学、哲学三种法门,但此三种进路,归根结底还是一种经学的方法。研读关学经典,应“精其选、解其言、知其意、明其理”,遵循研读经典的“内在规则”与“客观标准”,严防误读、误导关学经典。

著名学者赵馥洁教授做主旨发言

西北政法大学终身教授赵馥洁先生认为,“民胞物与”是张载名篇《西铭》的核心内容,也是其“横渠四句”的中心思想,闪耀着人生智慧的光辉。

陕西师范大学教授丁为祥从四个方面阐述了他对张载哲学的最新认知:第一,张载哲学代表着汉宋学术的分界,其具体表现就是对形上本体意识的提炼与澄清;第二,张载关于天道本体的提炼和概括建立在儒、佛、道三教融合的基础上,而宋明理学作为三教融合的产物,也就主要体现在张载对于佛老思想的积极钻研和充分吸取的基础上;第三,张载的“诚明两进”不仅是对传统天人合一思想的重大推进,同时也为宋明理学的发展规定了基本进路;第四,张载的“以礼为教”,不仅开创了一种地域学风,而且也开创了一种以“躬行礼教为本”“耕读传家”的做人精神。

西北大学教授张茂泽集中探讨了张载中道方法的现实意义。他认为,张载“两端并进”“仇必和解”的“参和”中道方法,不仅可以帮助我们更全面准确地理解关学精髓,也许还有助于唤醒我们模糊已久的历史记忆。我们现在要坚决反对极端思想,特别要提倡中道方法。

在学者代表发言环节,西安交通大学教授常新以《明代中期士人对阳明学的认同与发展》为题,探讨了明代关学与周边地区的学术互动与交往。认为王阳明在世时通过与关中士人的交游使得其学说与思想被一些关中士人了解和接受,但当时关中士人对阳明思想学说的接受情况比较复杂。例如,全部接受的有渭南南氏兄弟,选择性接受的有吕柟和胡缵宗。

西安文理学院历史文化旅游学院院长张天社教授以《关学家规家训的特点与作用》为题,重点探讨了关学家规家训文化。认为从北宋张载开始,形成了关学重视家规家训教育的传统。

西安文理学院教授赵均强以《晚清关中桐阁学派》为题,提出了“晚清关中桐阁学派”的新概念,认为清代中晚期,关中出现了一个由李元春(桐阁)开创,一传贺瑞麟、杨树椿,再传牛兆濂、孙乃琨、张元际、张元勋、李铭诚,一直延续到民国时期的师承性的以程朱理学为宗的关学学派——晚清关中桐阁学派。他不赞同目前学界流行的“清麓学派”之说,认为桐阁学派的提法更符合关学史的实际。

参会代表合影

陕西省社会科学院文学艺术研究所副所长刘宁研究员主持了学者代表交流环节,并以《乡约在乡土中国的地位与影响》为题进行了发言。她认为,乡约通过化礼教而入民俗,内化为老百姓的心理定势和情感定势,最终凝结为一种以“情—理”为结构的人们的文化心理结构。作为理学重要分支之一的关学,尤重躬行礼教,张载在世时就积极推演三代之礼,至蓝田三吕手中则将这些礼制细化为乡间日常生活中的宾仪、吉仪、嘉仪、凶仪等繁琐之礼,从而使儒家的仁义廉耻观念逐渐沉积在民众的心里,转化为人们潜在的一种集体无意识,抑或称之为集体历史记忆。这是乡约的深层意义,具有持久、稳固性。

与会学者一致认为,本次会议主题集中、内容充实、探讨深入、新论时出,交流了前沿学术信息,激发了学者学术热情,是一次扎扎实实、富有成效的高水平学术研讨会。